Bethebetterme

外出旅游中……请假不易啊……

打扰 @我想做个好人 太太了(⁄ ⁄•⁄ω⁄•⁄ ⁄)希望太太不要介意。
《寻找莉莉娅》收到啦~其实上星期就收到了但是忙到脚不沾地结果一直没拆,今天终于拆了!超级开心!!好幸福!!!(抹泪)

我说一下我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7.23放假,我8.2回到学校。每天早上7点起床,8点到实验室开始实验,12:30结束,十分钟吃饭,然后去驾校,练车到17:00,回学校。有时候20:30去实验室做实验到23:00。
其实我就想说我最近真的很忙,累到虚脱,更新的事缓一缓,请求大家的原谅TAT

微博看见关于勇利送维克托的戒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疯狂尖叫)不愧是勇利!雪花其实代表了维克托吧?所以勇利一瞬间就决定了!然后维克托瞬间就明白了勇利的真实想法。想到10集戴戒指时候维克托惊讶感动的表情,还有后面说“拿到金牌就结婚”,然后11集被气到哭成那个样子……啊,心疼……总之好浪漫啊!!啊,如果我有一个像勇利一样的男友分分钟嫁了,完全无法拒绝啊!(bu)

昨晚回到家,今天迫不及待开始练。
不过我自从上了初三就很少练琴了,本来弹得也不好,所以我偷偷省了几个六分音符没弹……凑合看吧……_(:з」∠)_
悄咪咪 @井冰 太太(⁄ ⁄•⁄ω⁄•⁄ ⁄)太太教的方法果然好用!感谢太太!(。・ω・。)ノ♡

【维勇】谷村馆长美好的一天(《不爽的一天》补充)

*《不爽的一天》——补充,多对话预警

*这是一个所有人的脑电波都不在一个频道上的充满了误会的小故事

*欢乐逗比向

*前篇有三个特点,小·破·车,请慎重点开 《不爽的一天》两个文作为单篇阅读应该没有障碍

==============================

“早上好,胜生先生,能够前来拜访您真是我的荣幸啊!打扰了。”谷村先生双手握住日本花滑一哥的手,内心的激动真是难以言表。

谷村是十多年的花滑老粉。关注胜生是从他头一次参加世青赛就获得了第四名的好成绩开始的事情。这个孩子看起来普普通通,但是一旦音乐响起,就美得让人错不开眼了——滑动中他的身体仿佛在演奏着音乐,不,应该说和音乐完完全全融为一体了。

“哪里哪里,能够推广花滑这项小众运动对于我而言意义很大,我很高兴您有这样的想法。快请进吧。”

胜生勇利礼貌地将谷村迎进门,他的姐姐为客人上了茶。

 

 

 

胜生和谷村闲聊了几句之后,谷村把话题转到此次展览上,提出拜访的目的和自己的请求。

“当然可以了,请跟我来吧,您亲自看看需要哪些。”胜生起身带着谷村来到自己的房间。

然后谷村目瞪口呆地看着一哥从柜子上、橱子里、床底下、还有地板的夹层(胜生选手你都在榻榻米下藏了什么?!)中整理出了一箱又一箱海报、杂志和各种周边。

谷村凑近翻了翻,发现基本全部都是关于那位花滑帝王——维克托•尼基弗洛夫的。

“啊!胜生先生这里的话,一定有最齐全的维克托•尼基弗洛夫的周边了吧?”谷村忍不住笑了起来,众所周知,胜生选手视尼基弗洛夫为自己的偶像多年。尼基弗洛夫在前年主动找上胜生,并担任他的教练,简直就是超大的粉丝福利,圆了胜生一个梦。

胜生的表情僵了一下,推辞说:“不不不,事实上之前因为财力有限,许多周边都没能够收集到,后来成为参加商演之后渐渐有了自己的积蓄,因此才能够尽量集齐。”

“那么现在胜生先生要集齐一定非常简答了吧?毕竟尼基弗洛夫可是胜生的教练呢!”

“不,事实上,自己花钱买周边的意义是完全不一样的。”胜生一脸严肃地推了推并没有下滑的眼镜。

“啊,也是呢。那么我可以仔细看看这些吗?”

“请。”胜生比了个手势。

 

 

 

“啊呀!这套写真集!当时全球只发行了100套吧我记得?没想到,胜生先生居然收藏了五套啊!真是了不起啊!”

 “您过奖了,实际上五套并不算多。一套用于欣赏,两套用于收藏,一套原本打算送给优子的但最终没能送出去(因为我发现豪已经买了一套作为生日礼物送给她了),还有一套是美奈子老师送给我的(作为获得全日锦标赛冠军的奖励)。”

“胜生先生,可以将这套写真集作为展品吗?这一套是尼基弗洛夫第一次获得大满贯那个赛季出的吧?我认为这套真的非常有意义啊——刚刚服完兵役,头一次以短发出现在赛场上的维克托•尼基弗洛夫!完全褪去了青少年的稚气呐。表演青年偷偷倾慕于心仪对象、努力展现自己帅气一面的样子真是极其有魅力、拨人心弦啊!”(注)

谷村回忆起尼基弗洛夫选手当年惊艳四座的回归表演,不由啧啧赞叹,没注意到身边胜生选手的脸由赞同渐渐变黑了一半。

没等胜生说出拒绝的话,谷村继续津津有味地点评道:“此外从拍摄的角度来说,这一套也很棒,完全无死角啊!我记得前年那套有几张图选得不是很好,虽然动作很美但是表情却显得很空洞……”

话没说完,胜生打断了他:“维克托的每一套写真都很好!每一张照片都非常棒!每一场比赛都是无与伦比的精彩!不存在死角。”胜生从谷村手里接过写真集,认真地整理好然后放回箱子里。

谷村惊觉身边的正是一位尼基弗洛夫的大号迷弟,虽然他觉得自己的评价算是很客观了,但是很明显在迷弟听来自己大概是在冒犯偶像吧?

“抱歉,胜生先生,我没有冒犯的意思,只是……”

“不过,可以,把这个作为展品,如果谷村先生认为这个是最有意义的话。这样很好,让大家看到最优秀的维克托。”而且这样优秀的维克托仅属于我。

谷村有些惊讶于胜生一开始显得不高兴后来却又马上答应了,但他很快将其解释为这是胜生大度、慷慨、以大局为重的表现,不由得更加仰慕胜生勇利。

 

 

 

谷村又翻了一会儿,然后兴奋地捧起一只旧冰鞋:“这是维克托•尼基弗洛夫获得世青赛冠军后在慈善晚会上拍卖的那双冰鞋中的一只吗?能不能把这个作为展品之一呢胜生先生?”

然后还不等谷村更加仔细地观摩这只神圣伟大的冰鞋,胜生选手坚决地从他手里抢过接过冰鞋,用布细细擦拭着冰刀:“我其实是很乐意借给您的。但是您看,这只冰鞋实在放得有些久了,如果贸然搬动的话我担心会损坏它,这样就实在太糟糕了您说是吧?”

谷村先生的内心有些崩溃。胜生先生您看看这双冰鞋,刀刃还闪闪地发着寒光呢,鞋面上一点灰尘都没有干净地可以,鞋带还结结实实地绑成了漂亮的结,怎么看都不像是搬动一下就会散架的那种吧?!等等冰鞋为什么要用“搬动”这个词?!难道不是装在盒子里面拿着就好了吗?!

但是既然主人不愿意,那他也只好作罢。

“啊原来是这样吗?真是太可惜了。对了,胜生先生,您升入成年组的第一个赛季、后来一举拿下全日锦标赛金牌那个赛季的冰鞋,不知道您还有没有留着呢?将那个作为展品可以吗?”

“当然可以了。不过冰鞋现在不在我手上,在冰之城堡那里。我到时候和西郡夫妇说一声,您去取就可以了。”

 

 

 

谷村花了近三个小时才将胜生选手收藏的所有周边都粗略看了一遍。

期间,胜生拒绝了他借用维克托1:8模型一个、限量版海报6张、写真集两册、还有收藏的冰鞋一只的要求。

但是对于他自己的周边他倒是出奇的大方。他甚至把自己的几个模型、一套早就绝版了的限量写真集和海报、印有他的形象的文件夹若干一股脑都送给了谷村。

“诶?真……真的可以吗?全部都送给我?”

一哥点点头,淡定地说:“当然可以,如果您不嫌弃的话,反正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我只是个普通人,可不像维克托那样出名啊。”

谷村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沫,挣扎着开口:“您实在太过谦虚了,事实上,有世界上非常多的人非常喜爱您的表演,只要看过您的表演的人,都被您深深吸引了啊。”包括我也是您的粉丝啊胜生选手!

然而胜生只是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然后一脸平静地表达了感谢:“谢谢您的赞美,但您说得太过夸张了。我只是一个随处可见的花滑运动员而已。”

才怪!我可是吸引了维克托的男人哦!那个花滑帝王维克托•尼基弗洛夫哦!不过相比之下我是很普通没有错/所以我的周边什么的一点都不重要/既然你想要那正好全部都给你吧/这样一来我房间可以腾出地方收藏维克托的周边/还省得他整天追着我要我的周边。(这一段请快速地一口气读完)

谷村完全不知道胜生选手丰富多彩一波三折跌宕起伏千回百转的内心戏,只当这是东方人谦虚含蓄的性格使然。不等他继续鼓励鼓励这位花滑名将,一哥转移了话题:“您刚刚说您也有这场比赛的录像对吧?那么我想展览上大概可以用您的碟播放吧?我的这个您就不需要了吧?”边说边把碟从谷村的手里抽走,仔细妥帖地放进箱子。

想了想,他又解释一般地加了一句:“我正在备战下一个赛季,需要反复观摩维克托比赛的录像,好好学习,所以这张碟就不用于展览了。”

口胡!胜生选手您的教练可不就是维克托•尼基弗洛夫本人吗?有他在身边,您还要看录像?!

哦好吧,尼基弗洛夫教练还要准备自己的节目大概会很忙吧,所以可能没有那么多精力指导胜生选手吧?一定是这样没错!于是谷村保持着有些僵硬的微笑,表示理解和支持:“当然当然。非常期待您在即将到来的赛季中有出色的表现!您在上个赛季的短节目真的令人惊艳呐!”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努力的。”胜生选手面无波澜,抬手扶了扶眼镜。

 

 

 

“真是抱歉,打搅您很长时间了,那么,我告辞了!很感谢您的帮助,胜生先生!”谷村附身朝胜生鞠了一躬,有些诧异地发现对方的眼睛仿佛被点亮了一般闪烁了一下,但很快胜生又恢复了平静的表情。

“哪里哪里,您客气了。我送送您。”

胜生勇利强忍着愉悦的心情,不动声色地把谷村一路送到玄关,刚准备说一句“请慢走”把馆长送走,抬头就看见维克托回来了。

“勇利~”维克托咧开心形嘴笑得开心,但他刚要扑上来送给勇利一个大大的拥抱,就看到了站在一旁的谷村。他稍稍敛了敛笑意,问到:“这位是?”

“这位是谷村馆长,我昨天跟你提过的。”

“尼基弗洛夫先生,幸会幸会!”谷村激动地鞠了一躬,又和帝王握了握手。

一哥朝前一步和帝王站到了一处。面对着两位偶像,谷村简直激动地想要喊叫出声。

天呐,他今天真是太幸运了!见到了一哥,还见到了帝王。作为花滑粉简直要幸福地晕过去了!

当然谷村没有晕过去,他强自镇定地和帝王攀谈起来:“您这个赛季要复出了吗?”

“对对,过段时间就回俄罗斯的冰场去。”

“诶?那胜生选手的训练也要跟过去吗?”

“当然啦,难道要留勇利一个人在日本吗?我做不到哦~”尼基弗洛夫微微低头,目光柔和地看了一眼胜生。

“哦哦当然,当然!您上个赛季担任胜生先生的教练和编舞之后,彻底激发了胜生先生的潜能呀!我关注胜生先生比赛多年(不瞒您说,有十年了呢!从青少年组就开始关注了),一直都见到的是清新恬淡的胜生,那么充满性感魅惑气息的胜生选手,真是出人意料啊!太让人惊喜了!集大成的长节目中浓浓的爱意也让我十分感动啊!”谷村边说边仰慕地望向一哥。

谁能想到啊,表面如此平静的人,居然有那样丰富多彩的内心世界。真不愧是日本花滑一哥胜生勇利啊!

沉浸在自己思想里的谷村没看到尼基弗洛夫的笑容渐渐淡了,但他还是维持了一个礼貌的微笑:“勇利确实是让人惊讶的天才呢。说起来,您还有事要忙吧?”他伸手从勇利身后环上他的腰。

“嗯?哦,哦,是的,我现在要回办公室处理一些展览相关的事务,就先告辞了。真的非常感谢您,胜生先生!人们看见这些收藏一定会非常感兴趣、非常开心的!!我真的非常喜欢二位的表演,请二位继续加油!”

谷村诚挚地说,礼节性地伸出手。

胜生露出了今天头一个可以称得上开心的灿烂笑容,他仿佛因为谷村的鼓励而受到了极大的鼓舞,很快伸手握住了谷村的手。两个人都有些激动,紧紧相握的手抖了好一会儿才松开,没注意到一旁尼基弗洛夫脸上的微笑彻底僵住了,搂着勇利腰侧的手不自觉的收紧了些,另一只手紧紧握成了拳头。

最后,谷村先生心满意足地回到了办公室。

啊!多么美好的一天!

 

 

 

END

==========================

注:我记得当时有人考据过,认为按照俄罗斯服兵役的要求,维克托曾经在19岁(?)休赛过,去服兵役,然后回归赛场的时候是22岁,之后连续5年都是冠军,所以是五连霸。具体哪位考据的我记不清了,很抱歉,如果大家有兴趣可以试着找找看。

*一边复习准备考试一边还要看到其他同学朋友各种浪,简直就是双重折磨。嗯,所以这篇文写得不好不能怪我(被打)

*今天终于考完最后一门了,我不管我要瘫在床上!!


【维勇】不爽的一天(小破车,慎)

*这是一辆车,纯洁的孩子请不要继续;车很破,请大家多担待

*脑洞来源于这几天关于YURI on Museum的消息

*您的好友,醋王勇利上线

=========================

今天,对于日本花滑一哥胜生勇利而言,是心情复杂的一天。

 

 

 

为了推广花滑运动、吸引更多孩子参与到花滑这项运动之中,前不久,长谷津博物馆馆长、花滑爱好者谷村先生联系到了胜生勇利,表示希望举办一个花滑专题的展览,因此请求胜生能够提供一些他以及花滑帝王维克托•尼基弗洛夫的个人物品和周边,作为展品。

一向好脾气的胜生勇利不假思索就答应了对方恳切的请求,并约定好在今天请谷村先生到胜生家来一趟,确定参展的展品。

然后胜生勇利就后悔了。

 

 

 

“啊!胜生先生这里的话,一定有最齐全的维克托•尼基弗洛夫的周边了吧?”

“啊呀!这套写真集!当时全球只发行了100套吧我记得?没想到,胜生先生居然收藏了五套啊!真是了不起啊!”

“这是维克托•尼基弗洛夫获得世青赛冠军后在慈善晚会上拍卖的那双冰鞋中的一只吗?能不能把这个作为展品之一呢胜生先生?”

胜生勇利心很累。

谷村先生看见所有关于维克托的东西时那种闪闪发光的眼神让他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危机感——把东西借给这个人,不会被他独吞了吧?

开个玩笑,人家毕竟是正经的博物馆馆长,这种偷鸡摸狗的事情还是不会做的。

啊,但是,真不爽啊……

 

 

 

最终敲定下来,展出勇利和维克托的个人物品及周边各15件。

事实上对于这个结果,谷村先生并不是非常满意——他原本希望能够展出更多的,但花滑一哥面无表情、语气坚决地拒绝了他的许多提议。

喂喂喂,胜生先生你今天是怎么了?和之前满口答应的你似乎不太一样啊喂!算了,他已经非常知足了。

于是,欢天喜地的谷村先生向胜生勇利告辞,莫名看见对方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并礼貌地把自己送到门口。

然后刚刚才高兴于这个维克托迷弟终于要走了不要再觊觎我的收藏了的胜生勇利又陷入了新的一轮不满之中——谷村出门的时候维克托正好回来,看见维克托的谷村露出了更加热烈的眼神,仿佛恨不得冲上去死死抱住维克托一般。

勇利一个箭步冲上前挡在维克托和谷村之间,听着维克托和谷村简短地聊了几句,然后谷村向自己道别:“真的非常感谢您,胜生先生!人们看见这些收藏一定会非常感兴趣、非常开心的!!我真的非常喜欢二位的表演,请二位继续加油!”

勇利握住谷村伸出的手,内心无比感激对方终于要走了。

 ========================


以下请走微博

 

 ==============================

*关于官方yuri on museum的消息,其实脑洞有好几个。我一直在思考,究竟从哪个方面切入会比较新颖呢?想过写勇利迷弟身份彻底暴露后超级害羞,想过写勇利不愿意把私藏借给博物馆参展,想过维克托的迷弟属性被发掘,最后还是决定从双向吃醋这个方向来写——两人都有超多迷弟迷妹,因此会很不爽对方被其他人用那种眼神看着吧?最终写成了这个样子,感觉很对不起谷村馆长,毕竟他只是单纯的花滑粉,不论哪位运动员他都非常喜爱和支持(笑)。

*我觉得写手写文其实多少都是在试图表达一些东西,个人的观点、期望、或者理念。这篇文的主题就是两个人因为太过在乎对方而相互吃醋,因此主题点到之后就结束了。如果有人不满为什么不把车写完的话,真的很抱歉,因为车也是为了文章的主题服务的。

*以上,祝阅读愉快~

想给大家提个醒,在淘宝买东西,下单的时候卖家取消了我的订单,理由是缺货,我就联系卖家问什么时候有货。卖家发了个链接,叫“订单异常专用链接”,叫我下单,下完单联系他跟他说买什么,然后给钱。

因为看到评论里全是好评,店家的评级非常高,然后给的那个链接有两三万人买,但是一条评论都没有,我就在想,如果到时候东西有问题,我是不是连差评都给不了?如果他收了钱不发货,或者货不对板,我是不是没办法维权?

所以我就上网查了一下,发现有人遇到过这种问题,货不对板,但是没处说。其实就是卖家用了一种软件,如果给过中差评的买家订单都会被取消,然后被逼着去专用链接那里下单。但是那个链接被设置了无法评价。

发在这里就是想给大家提个醒,希望大家网购的时候提高警惕。

以上,祝好。

【维勇】填满胸膛的心

*童话故事风

*寻找心的维克托男巫和饭店小老板勇利


==========================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遥远的、常年覆盖在冰雪之下的王国,有一位强大的巫师,叫维克托•尼基弗洛夫。

维克托男巫拥有非常强大的魔力,他能够让王国内的积雪瞬间消融,能够让花朵在冬天绽放,能够医治世间所有疾病。

但是,他没有心。

当他还是一个学徒的时候,他和魔鬼做了一场交易——他用自己的心,向魔鬼换取了强大的魔力。

因为没有心,他对人总是疏离的。

男巫有一头银灰色的长发,辽远天空般湛蓝的眼睛,英挺的五官。每当有人和他打招呼的时候,他总是微笑着回应,有时还会对女孩子抛出一个媚眼。

但是这一切都改变不了他给人们带来的冷冰冰的距离感——他就仿佛是一尊美丽的行走的冰雕,或者一位俯视众生的神明。

 

 

 

男巫本人对这种情况从来没有任何不满。他习惯于强大魔力带给他的一切,习惯了人们既渴望他又害怕他的样子,习惯了孤独地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直到有一天,他猛然惊觉,自己的魔力已经很久都没能再增长了,甚至,似乎有衰弱的迹象。

有些焦躁的他窝在王国图书馆里查阅了一切相关的书籍,最后终于在一本放在书架顶层、积满了灰尘又毫不起眼的古籍里找到了一句可能有点用的话:失去心,魔力有限;拥有心,方为永恒。

他忍不住皱起眉头,低声咒骂了一句。交换给了魔鬼的心是取不回来了,所以,解决的办法只有一个,找到一颗心。

于是维克托男巫向国王辞行,踏上了寻找心的旅程。

 

 

 

男巫走了很多地方,尝试过很多种办法。但是一无所获。

一路上,他用自己的魔力帮助人们完成一些事情——例如医治病人啦,把掉进井里的驴子救上来啦,把陷进坑里的马车弄出来啦。

相应的,人们给他提供他想要的东西——食物、住宿,还有,健康人因为意外死亡后的心脏。

可是没有任何用处,即使他对那些新剖出的新鲜心脏施了魔法,它们往往过几天就腐烂了。而且,哪怕把心脏贴身带在身边,男巫的魔力也没有一丝一毫的精进。

他在一帆风顺的人生中头一次感到了沮丧,暗自决定,到下一个城镇,如果还是找不到心,他就不再寻找了。

 

 

 

下一站的旅途有些遥远,即使是强大的维克托男巫也不免因为赶路而有些疲惫,加上他头一次体会到沮丧的情绪,因此当瓢泼大雨突然落下,他甚至都懒得施展避雨魔咒。

等到他赶到小镇的时候天已经彻底黑了。他赶紧寻找能够落脚的地方,但是小镇上唯一一家旅店的老板一看到他落汤鸡的狼狈样,马上露出不快的神色,反复强调没有客房并把他赶了出去。

他试图借住在镇民的家中,但大家都用一种警惕的眼神从门缝里打量着他,然后一边喊着“请另寻地方吧!”一边重重关上大门落了锁。

维克托男巫有生以来第一遭受到这般待遇,不免有些生气,原本因为淋雨而得到些许发泄的沮丧情绪又笼罩了他。

 

 

 

这是小镇上最后一处屋子了。

男巫仰头看了看屋子上挂着的牌子——胜生乌托邦,抹了把脸上的雨水(雨下得没完没了),忍不住叹了口气。如果这间屋子的主人也不愿意接纳他,那他恐怕只能去小树林里用魔法支出一个避雨的小空间了——但那毫无疑问会极其不舒服,而且很耗费魔力。

他走上前,举起手,稍稍犹豫后叩响了大门。

咚咚咚。

“来了!请稍等!”一个年轻的男声响起。

男巫并没有等多久,事实上几乎是瞬间,门就被打开了,一个有着一头柔软黑发的清秀男子探出了头。

“您好,抱歉今天已经打烊了,请……哦!天呐!”当他看清黑暗中维克托狼狈的样子,说了一半的话硬生生变成了一声惊呼。

就在维克托以为他也要像之前的每一家一样拒绝自己的请求时,却发现对方一把拉住自己的手腕,把自己朝彻底敞开的大门里拖。

“呃,您好。我想借住一晚……”

“没有问题,但是您要先把自己弄干,先生。天呐!您会感冒的!”青年急急忙忙跑上楼,不一会儿又跑了下来,手里拿着一条毛巾。

他扑上来用毛巾把维克托的脸抹了抹,嘟囔着“您先拿着擦,我去给您拿一件外套。”,又转身噔噔噔跑上楼梯,留下维克托拿着毛巾愣在门厅。

其实他很想告诉对方自己可以用魔法把身体弄干,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但是摸着柔软干燥的毛巾,他默默把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青年很快又跑了下来,手里拎着一件棕色外套。

“哦,先生,您还在门厅做什么?快请进吧!屋子里有壁炉,您先去那里烤烤火,我马上为您准备热水洗澡。”

 

 

 

维克托完全听从了青年的指挥。

一个小时后他发现自己洗了一个舒适的热水澡、换了一身尺寸有些小但是干燥温暖的衣服(青年再三保证衣服是他新订的,还没有穿过)、吃了一餐简单但是美味的晚饭、手里捧着一杯热茶、坐在暖呼呼的壁炉旁边,和青年面对面。

火光映照下的青年看起来宽容、友善,还有一点见到陌生人时常有的拘谨和害羞。

维克托终于有机会问出他疑惑了一个晚上的问题:“你是谁?镇上的人是在害怕什么人吗?为什么那么紧张的样子?”

青年扶了扶他的眼镜:“我叫胜生勇利,是一个随处可见的饭店老板——说是老板其实也兼任店员和厨师(您不能指望在我们这种小镇有那种大饭店)。关于镇上的大家为什么那么排斥陌生人,其实是因为最近有流言,说是有一种魔物会变成过路旅人的样子,如果让他进了屋的话他就会把主人吃掉。其实平时大家都是非常友善的。请您不要太介意。”

“你不怕吗?我是那个要吃人的魔物?”疑惑脱口而出。

勇利愣了愣,接着露出了一个微笑。他的表情非常柔软,让维克托产生了一种陷进了什么温暖柔和的东西的错觉。

“因为那个时候看到您,您的表情显得很……落寞?孤独?”勇利轻轻皱起眉头,似乎在思索用词,然后很快有笑了一下:“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但是,那一个瞬间我就觉得,您一定不是那种可怕的东西。”

“但是,那有可能,只是我的伪装?”维克托有些挣扎似的说。

勇利把眼镜摘了下来,正在用衣服边擦镜片。这样一来就露出了他的眼睛。

就像棕红色的宝石一般,其中有火光跃动,有温柔笑意,还有维克托自己。

真是美丽的眼睛。维克托突然想到。

“那么,您要吃掉我吗?”维克托猛然回神,发现勇利咯咯笑着凑近了,带着打趣的表情打量着自己。

他们长久地对视着,然后是勇利先红了脸往后缩去。

他们又恢复了一开始交谈时的距离。

“其实我也不知道。在那一个瞬间我没想那么多。只是看见您的样子突然就觉得‘啊,这个人非常需要我的帮助,我必须帮帮他,或许只有我才能做到’,仅此而已。”勇利恢复了一开始的表情,宽容的,友善的,除了他的脸现在红得像被炉火烧着的木炭一样。

他们都凝视着彼此被炉火照得半明半暗的脸,安静地笑着,没有说话。

 

 

 

接下来的几天,维克托(像在先前的每个城镇上做的那样)用自己的魔法帮助镇民,换取食材和布料作为回报——食材他交给勇利了,后者每天变着法儿让维克托品尝自己的看家手艺;布料他交给了裁缝铺,拜托对方按照勇利的身材做两套衣服。

但是维克托没有再要求得到人的心脏作为回报,他觉得,或许他就快要找到了。

 

 

 

“所以,维克托,你要走了吗?”

今天的晚饭再一次是炸猪排盖饭——维克托认定这一定是世界上最美味的东西,是神的食物。而它出自胜生勇利之手。

这几天维克托一直在追查魔物的事情,终于在今天把魔物的事情解决了。镇民们开心又感激地送了他许多食材,他把食材通通运回胜生乌托邦,把勇利的小仓库和地窖都堆满了。

维克托正在用魔法指挥着水洗碗,这是他们这几天里心照不宣的小习惯。他回过头,正对上勇利期盼又不舍的眼神。

“是的。”

那双美丽的大眼睛里的期盼瞬间被打碎了,漫上了一层水雾。

维克托回身一步步慢慢朝勇利走去:“我能抱抱你吗,勇利?”

勇利抬起头,一滴泪水从眼角滑落。他眨了眨眼睛,把剩下的泪水都逼回了眼眶里,接着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比维克托见到的他露出过的任何笑容都灿烂。

“当然。”他伸出双臂。

维克托缓缓抱着他。

他觉得自己的胸膛被什么炽热而柔软的东西填满了。

 

 

 

第二天一早,勇利就忙前忙后收拾东西。

“维克托,这些面包你带着……还有雨衣……没关系,我还有一把雨伞……啊!这件外套你穿上吧,今天外面好像有点冷……”

“勇利。”维克托一把拉住忙碌的勇利。

他在快活地笑着,就和往常每一天一样,但是他的眼睛肿着,红红的像两只兔子眼睛。

“唉,放手啦,维克托!你这一趟会走很久吧?要好好准备才行呢!你走了之后……就没有我在身边……就……没人照顾你……你要……”勇利讲不下去了。他好像又要哭了,但是可能昨晚他在床上偷偷哭了太久,所以现在已经没有泪水流出来了。

“勇利,你愿意和我一起走吗?”维克托双手扶住勇利的双肩。

他有些紧张,有些不太确定,有些期待。

勇利睁大了眼睛:“……什么?走?去哪里?”

维克托咽了咽口水:“就……你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我们可以去最南端的海滩,可以去西边的沙滩,可以去东边的森林和湿地……如果你愿意也可以来北方,我带你看雪。任何地方,只要你想,我都想和你一起去。”

勇利露出了做梦般的表情:“老天,这一定不是真的!”他抬手捏了捏维克托的脸,轻轻扯了扯他的发尾:“简直……简直就像真的一样……”

维克托笑了,他把双手扶上勇利的双颊。光滑的,有弹性的,手感非常好。

“是真的,我发誓。但是勇利要先等等我,最多一个月,我要回一趟王城,处理一下事情。处理完了我就来找你。然后,然后我们一起,好吗?去任何地方,一起。”

“一起?”

“对,一起,永远在一起。”我的心。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遥远的、常年覆盖在冰雪之下的王国,有一位强大的巫师,叫维克托•尼基弗洛夫。

他曾经用心和魔鬼做交易,因此获得了强大却有限的魔力。为了寻求更加强大而持久的魔力,他踏上了寻找心的旅程,最后在一个叫长谷津的地方销声匿迹。

据说他在长谷津找到了他的心,获得了永恒的魔力,低调但幸福地活了很长时间。

 

 

 

END

 


=========================

*用心脏和魔鬼做交易相近的桥段我看过两个,一个是《哈儿的移动城堡》里哈尔用心脏换取了强大的魔力,这会逐渐吞噬哈尔的内心;一个是HP衍生系列的《诗翁彼豆故事集》里的一个故事《巫师的毛心脏》——男巫取出心脏,换得了长久的寿命。但这是一个悲剧,而且有些人可能会觉得读完有些不适。

*之所以称为“维克托男巫”,是HP系列中曾经提到过,那时候称某人为“男巫”表示这个人魔力很强大,是一种敬称。我理解这就和我们称有学问有修养的人为“先生”是一样的,不论男女(例如杨绛先生)。

*这一篇的灵感来源于一个问题,大意是“你是在什么时候确定另一半就是他/她的?”,其中一个回答是(大意)“当我拥抱她的时候,我觉得胸中缺失的那一部分被填满了”。这种非卿不可的感觉让我很感动。我觉得有的时候爱情就是两个人寻找灵魂缺失的那一部分。当然因为我没谈过恋爱,这只是我的感觉和理解,我想每个人的想法都不同,但爱情对于每一个人来说本来就不是同一样东西嘛~(笑)

*好了,我是一个话痨,鉴定完毕


尽管这个月要吃土了,但是我还是咬牙买了好人太太的《寻找莉莉娅》……嗷,不管了,就算作给我自己的生日礼物吧!……嘤嘤嘤还是觉得自己明明根本还在向家里拿钱结果还到处花钱好有罪恶感(ಥ_ಥ)我要好好读书好好学习将来找到工作自己赚钱_(:з」∠)_

明天高考的孩子加油啦(虽然我觉得你们现在应该已经看不到这条了),看到的就快去复习!还刷什么手机??高考确实挺重要的,要认真对待,但是不要太紧张,要相信努力终究会有回报。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