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hebetterme

学业繁忙,近期可能缓更甚至不更,请见谅

【维勇】填满胸膛的心

*童话故事风

*寻找心的维克托男巫和饭店小老板勇利


==========================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遥远的、常年覆盖在冰雪之下的王国,有一位强大的巫师,叫维克托•尼基弗洛夫。

维克托男巫拥有非常强大的魔力,他能够让王国内的积雪瞬间消融,能够让花朵在冬天绽放,能够医治世间所有疾病。

但是,他没有心。

当他还是一个学徒的时候,他和魔鬼做了一场交易——他用自己的心,向魔鬼换取了强大的魔力。

因为没有心,他对人总是疏离的。

男巫有一头银灰色的长发,辽远天空般湛蓝的眼睛,英挺的五官。每当有人和他打招呼的时候,他总是微笑着回应,有时还会对女孩子抛出一个媚眼。

但是这一切都改变不了他给人们带来的冷冰冰的距离感——他就仿佛是一尊美丽的行走的冰雕,或者一位俯视众生的神明。

 

 

 

男巫本人对这种情况从来没有任何不满。他习惯于强大魔力带给他的一切,习惯了人们既渴望他又害怕他的样子,习惯了孤独地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直到有一天,他猛然惊觉,自己的魔力已经很久都没能再增长了,甚至,似乎有衰弱的迹象。

有些焦躁的他窝在王国图书馆里查阅了一切相关的书籍,最后终于在一本放在书架顶层、积满了灰尘又毫不起眼的古籍里找到了一句可能有点用的话:失去心,魔力有限;拥有心,方为永恒。

他忍不住皱起眉头,低声咒骂了一句。交换给了魔鬼的心是取不回来了,所以,解决的办法只有一个,找到一颗心。

于是维克托男巫向国王辞行,踏上了寻找心的旅程。

 

 

 

男巫走了很多地方,尝试过很多种办法。但是一无所获。

一路上,他用自己的魔力帮助人们完成一些事情——例如医治病人啦,把掉进井里的驴子救上来啦,把陷进坑里的马车弄出来啦。

相应的,人们给他提供他想要的东西——食物、住宿,还有,健康人因为意外死亡后的心脏。

可是没有任何用处,即使他对那些新剖出的新鲜心脏施了魔法,它们往往过几天就腐烂了。而且,哪怕把心脏贴身带在身边,男巫的魔力也没有一丝一毫的精进。

他在一帆风顺的人生中头一次感到了沮丧,暗自决定,到下一个城镇,如果还是找不到心,他就不再寻找了。

 

 

 

下一站的旅途有些遥远,即使是强大的维克托男巫也不免因为赶路而有些疲惫,加上他头一次体会到沮丧的情绪,因此当瓢泼大雨突然落下,他甚至都懒得施展避雨魔咒。

等到他赶到小镇的时候天已经彻底黑了。他赶紧寻找能够落脚的地方,但是小镇上唯一一家旅店的老板一看到他落汤鸡的狼狈样,马上露出不快的神色,反复强调没有客房并把他赶了出去。

他试图借住在镇民的家中,但大家都用一种警惕的眼神从门缝里打量着他,然后一边喊着“请另寻地方吧!”一边重重关上大门落了锁。

维克托男巫有生以来第一遭受到这般待遇,不免有些生气,原本因为淋雨而得到些许发泄的沮丧情绪又笼罩了他。

 

 

 

这是小镇上最后一处屋子了。

男巫仰头看了看屋子上挂着的牌子——胜生乌托邦,抹了把脸上的雨水(雨下得没完没了),忍不住叹了口气。如果这间屋子的主人也不愿意接纳他,那他恐怕只能去小树林里用魔法支出一个避雨的小空间了——但那毫无疑问会极其不舒服,而且很耗费魔力。

他走上前,举起手,稍稍犹豫后叩响了大门。

咚咚咚。

“来了!请稍等!”一个年轻的男声响起。

男巫并没有等多久,事实上几乎是瞬间,门就被打开了,一个有着一头柔软黑发的清秀男子探出了头。

“您好,抱歉今天已经打烊了,请……哦!天呐!”当他看清黑暗中维克托狼狈的样子,说了一半的话硬生生变成了一声惊呼。

就在维克托以为他也要像之前的每一家一样拒绝自己的请求时,却发现对方一把拉住自己的手腕,把自己朝彻底敞开的大门里拖。

“呃,您好。我想借住一晚……”

“没有问题,但是您要先把自己弄干,先生。天呐!您会感冒的!”青年急急忙忙跑上楼,不一会儿又跑了下来,手里拿着一条毛巾。

他扑上来用毛巾把维克托的脸抹了抹,嘟囔着“您先拿着擦,我去给您拿一件外套。”,又转身噔噔噔跑上楼梯,留下维克托拿着毛巾愣在门厅。

其实他很想告诉对方自己可以用魔法把身体弄干,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但是摸着柔软干燥的毛巾,他默默把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青年很快又跑了下来,手里拎着一件棕色外套。

“哦,先生,您还在门厅做什么?快请进吧!屋子里有壁炉,您先去那里烤烤火,我马上为您准备热水洗澡。”

 

 

 

维克托完全听从了青年的指挥。

一个小时后他发现自己洗了一个舒适的热水澡、换了一身尺寸有些小但是干燥温暖的衣服(青年再三保证衣服是他新订的,还没有穿过)、吃了一餐简单但是美味的晚饭、手里捧着一杯热茶、坐在暖呼呼的壁炉旁边,和青年面对面。

火光映照下的青年看起来宽容、友善,还有一点见到陌生人时常有的拘谨和害羞。

维克托终于有机会问出他疑惑了一个晚上的问题:“你是谁?镇上的人是在害怕什么人吗?为什么那么紧张的样子?”

青年扶了扶他的眼镜:“我叫胜生勇利,是一个随处可见的饭店老板——说是老板其实也兼任店员和厨师(您不能指望在我们这种小镇有那种大饭店)。关于镇上的大家为什么那么排斥陌生人,其实是因为最近有流言,说是有一种魔物会变成过路旅人的样子,如果让他进了屋的话他就会把主人吃掉。其实平时大家都是非常友善的。请您不要太介意。”

“你不怕吗?我是那个要吃人的魔物?”疑惑脱口而出。

勇利愣了愣,接着露出了一个微笑。他的表情非常柔软,让维克托产生了一种陷进了什么温暖柔和的东西的错觉。

“因为那个时候看到您,您的表情显得很……落寞?孤独?”勇利轻轻皱起眉头,似乎在思索用词,然后很快有笑了一下:“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但是,那一个瞬间我就觉得,您一定不是那种可怕的东西。”

“但是,那有可能,只是我的伪装?”维克托有些挣扎似的说。

勇利把眼镜摘了下来,正在用衣服边擦镜片。这样一来就露出了他的眼睛。

就像棕红色的宝石一般,其中有火光跃动,有温柔笑意,还有维克托自己。

真是美丽的眼睛。维克托突然想到。

“那么,您要吃掉我吗?”维克托猛然回神,发现勇利咯咯笑着凑近了,带着打趣的表情打量着自己。

他们长久地对视着,然后是勇利先红了脸往后缩去。

他们又恢复了一开始交谈时的距离。

“其实我也不知道。在那一个瞬间我没想那么多。只是看见您的样子突然就觉得‘啊,这个人非常需要我的帮助,我必须帮帮他,或许只有我才能做到’,仅此而已。”勇利恢复了一开始的表情,宽容的,友善的,除了他的脸现在红得像被炉火烧着的木炭一样。

他们都凝视着彼此被炉火照得半明半暗的脸,安静地笑着,没有说话。

 

 

 

接下来的几天,维克托(像在先前的每个城镇上做的那样)用自己的魔法帮助镇民,换取食材和布料作为回报——食材他交给勇利了,后者每天变着法儿让维克托品尝自己的看家手艺;布料他交给了裁缝铺,拜托对方按照勇利的身材做两套衣服。

但是维克托没有再要求得到人的心脏作为回报,他觉得,或许他就快要找到了。

 

 

 

“所以,维克托,你要走了吗?”

今天的晚饭再一次是炸猪排盖饭——维克托认定这一定是世界上最美味的东西,是神的食物。而它出自胜生勇利之手。

这几天维克托一直在追查魔物的事情,终于在今天把魔物的事情解决了。镇民们开心又感激地送了他许多食材,他把食材通通运回胜生乌托邦,把勇利的小仓库和地窖都堆满了。

维克托正在用魔法指挥着水洗碗,这是他们这几天里心照不宣的小习惯。他回过头,正对上勇利期盼又不舍的眼神。

“是的。”

那双美丽的大眼睛里的期盼瞬间被打碎了,漫上了一层水雾。

维克托回身一步步慢慢朝勇利走去:“我能抱抱你吗,勇利?”

勇利抬起头,一滴泪水从眼角滑落。他眨了眨眼睛,把剩下的泪水都逼回了眼眶里,接着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比维克托见到的他露出过的任何笑容都灿烂。

“当然。”他伸出双臂。

维克托缓缓抱着他。

他觉得自己的胸膛被什么炽热而柔软的东西填满了。

 

 

 

第二天一早,勇利就忙前忙后收拾东西。

“维克托,这些面包你带着……还有雨衣……没关系,我还有一把雨伞……啊!这件外套你穿上吧,今天外面好像有点冷……”

“勇利。”维克托一把拉住忙碌的勇利。

他在快活地笑着,就和往常每一天一样,但是他的眼睛肿着,红红的像两只兔子眼睛。

“唉,放手啦,维克托!你这一趟会走很久吧?要好好准备才行呢!你走了之后……就没有我在身边……就……没人照顾你……你要……”勇利讲不下去了。他好像又要哭了,但是可能昨晚他在床上偷偷哭了太久,所以现在已经没有泪水流出来了。

“勇利,你愿意和我一起走吗?”维克托双手扶住勇利的双肩。

他有些紧张,有些不太确定,有些期待。

勇利睁大了眼睛:“……什么?走?去哪里?”

维克托咽了咽口水:“就……你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我们可以去最南端的海滩,可以去西边的沙滩,可以去东边的森林和湿地……如果你愿意也可以来北方,我带你看雪。任何地方,只要你想,我都想和你一起去。”

勇利露出了做梦般的表情:“老天,这一定不是真的!”他抬手捏了捏维克托的脸,轻轻扯了扯他的发尾:“简直……简直就像真的一样……”

维克托笑了,他把双手扶上勇利的双颊。光滑的,有弹性的,手感非常好。

“是真的,我发誓。但是勇利要先等等我,最多一个月,我要回一趟王城,处理一下事情。处理完了我就来找你。然后,然后我们一起,好吗?去任何地方,一起。”

“一起?”

“对,一起,永远在一起。”我的心。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遥远的、常年覆盖在冰雪之下的王国,有一位强大的巫师,叫维克托•尼基弗洛夫。

他曾经用心和魔鬼做交易,因此获得了强大却有限的魔力。为了寻求更加强大而持久的魔力,他踏上了寻找心的旅程,最后在一个叫长谷津的地方销声匿迹。

据说他在长谷津找到了他的心,获得了永恒的魔力,低调但幸福地活了很长时间。

 

 

 

END

 


=========================

*用心脏和魔鬼做交易相近的桥段我看过两个,一个是《哈儿的移动城堡》里哈尔用心脏换取了强大的魔力,这会逐渐吞噬哈尔的内心;一个是HP衍生系列的《诗翁彼豆故事集》里的一个故事《巫师的毛心脏》——男巫取出心脏,换得了长久的寿命。但这是一个悲剧,而且有些人可能会觉得读完有些不适。

*之所以称为“维克托男巫”,是HP系列中曾经提到过,那时候称某人为“男巫”表示这个人魔力很强大,是一种敬称。我理解这就和我们称有学问有修养的人为“先生”是一样的,不论男女(例如杨绛先生)。

*这一篇的灵感来源于一个问题,大意是“你是在什么时候确定另一半就是他/她的?”,其中一个回答是(大意)“当我拥抱她的时候,我觉得胸中缺失的那一部分被填满了”。这种非卿不可的感觉让我很感动。我觉得有的时候爱情就是两个人寻找灵魂缺失的那一部分。当然因为我没谈过恋爱,这只是我的感觉和理解,我想每个人的想法都不同,但爱情对于每一个人来说本来就不是同一样东西嘛~(笑)

*好了,我是一个话痨,鉴定完毕


尽管这个月要吃土了,但是我还是咬牙买了好人太太的《寻找莉莉娅》……嗷,不管了,就算作给我自己的生日礼物吧!……嘤嘤嘤还是觉得自己明明根本还在向家里拿钱结果还到处花钱好有罪恶感(ಥ_ಥ)我要好好读书好好学习将来找到工作自己赚钱_(:з」∠)_

明天高考的孩子加油啦(虽然我觉得你们现在应该已经看不到这条了),看到的就快去复习!还刷什么手机??高考确实挺重要的,要认真对待,但是不要太紧张,要相信努力终究会有回报。加油!

问:生日到来的时候你在做什么?
答:复习
非常感谢父母和身边的人,能够出生成长在这样的环境我真的很幸运。愿望有很多,但合起来就一句,希望今天的我回看昨天,永远都不会感到后悔。
祝我自己生日快乐,happy birthday to myself(。・ω・。)ノ♡

【维勇】迷情剂和热恋剂

*师生恋有,不接受者请不要继续阅读

*HP背景,但是离哈利·波特那时已经过了很多年了

*私设维勇二人年龄相差6岁,其他私设也有,不接受请不要继续阅读

 

 =========================== 

胜生勇利在魔药上第不知道多少次偷偷望向在课室里巡视的魔药课老师——维克托•尼基弗洛夫教授。

他的手心里全是因为紧张而冒出来的汗水——紧张不是因为要考试,或者尼基弗洛夫教授有多么凶恶可怕(恰恰相反,他总是对勇利表现出十足的耐心、温柔与喜爱),而是他想送教授一件生日礼物。

 

 

 

魔药课的课室在地下室,从霍格沃茨创立开始即是如此。因此魔药课课室总是显得有些阴森、潮湿,总之让人感觉有些不适——那是在二年级尼基弗洛夫教授担任魔药课老师之前勇利对魔药课课室的印象。

维克托有一头银色的头发,大海般湛蓝的眼睛,精致而坚毅的五官,举止优雅得体,授课时总是非常耐心,时不时露出一个微笑。

大概是因为维克托实在长得太帅了,自从维克托成为了魔药课的老师,魔药课教室就变得明亮起来,就连墙上历代学生不小心弄上去的所有擦不掉的污渍都显出了一点随性的可爱。

 

 

 

维克托•尼基弗洛夫毕业于斯莱特林学院,算起来是大勇利六届的校友(勇利今年四年级,所在的学院是赫奇帕奇)。尼基弗洛夫前年毕业后恰巧魔药课的老教授退休,于是在校长的邀请下,当年毕业生第一名的维克托留校任教了。

维克托从进入霍格沃兹学习开始就是一个令人惊异的天才——一年级就破格进入魁地奇队,门门成绩第一(而且直到毕业都是),O.W.Ls和N.E.W.Ts全都是O和E(注1),五年级成为级长,七年级成为男生学生会主席……他的优异表现、俊美容貌和得体的言行举止让他所到之处尽是赞美。

勇利自然也听到了他的名声。勇利出生于魔法家庭,父母经营了一家巫师旅馆,姐姐和维克托同级,在格兰芬多。

这让勇利从进入霍格沃兹之前就十分崇拜维克托。

 

 

终于下课了,同学们陆陆续续收好东西走出课室,只有勇利故意拖拖拉拉的,批集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自己先去门外等他。

等到同学们都走光了,勇利抬起头,正撞上维克托的视线——他正微笑着看着他。

“勇利?这节课有什么问题吗?”

因为喜欢维克托,勇利的魔药课成绩是最好的。他总借着问问题的机会在维克托身边多呆一会儿。

大概维克托也习惯了吧,勇利心想。

“不是的,教授。是……是其他事情。”

“哦?什么事情呢?”

“教授,我知道教授是圣诞节那天生日,可是那时候是假期。”

勇利的耳朵开始发烫。他顿了顿,深吸一口气,把放在书包里心心念念了一天的精美包装过的巧克力双手递到维克托跟前:“提前祝您生日快乐,教授!”

维克托愣了一下,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接过礼物打开:“哇哦,谢谢勇利啦!这是什么?巧克力?啊!真好啊,我喜欢巧克力~”

勇利在受到对方的一个wink之后双脸通红,转身冲出了教室。

 

 

 

批集正等在门边,看见勇利冲出来,迫不及待地问:“怎么样怎么样?他怎么回答的?”

“教授说……他很喜欢。”内心抑制不住激动的勇利声音有些打颤。

“那真是恭喜你啦勇利!!我的挚友!!”

“谢谢。等等,恭喜?恭喜什么?”这时他们已经走到了阶梯的顶头了。勇利停下脚步,转身不明所以地看着好友。

批集也停下来看着他,一副摸不着头脑的样子:“你不是告白了吗?”

“!!”

“??”

“我……告白……什么……?!我只是祝他生日快乐啊!”

批集的脸唰地白了:“哦,糟了。”

看见好友这副样子,勇利顿时有了非常不好的预感:“批集,你是不是做了什么?”

“巧克力……我以为是告白……加了点迷情剂……上次去霍格莫得买的……”

顾不得听他说完,勇利早已回身冲回课室去了。

 

 

 

“教授!教授!等等!我……”

维克托坐在讲台的椅子上,一手拿着那盒掺了迷情剂的巧克力,一手正要把一小块巧克力递进嘴里。

勇利冲上去一把夺过他手里的巧克力。巧克力撒了一地。

维克托轻轻皱起了眉头:“勇利,你这是什么意思?”

他的语气带着点疑惑和伤心,这让勇利觉得自己仿佛掉进了冰窟里,声音有些发抖:“教授,我很抱歉。我……巧克力……巧克力不能吃。”

“为什么?不是勇利送给我的生日礼物吗?”

“因为……因为……”勇利觉得自己快要急哭了,究竟要怎么解释才能打消维克托的怀疑同时又不让他知道自己做了多么无耻的事情呢?

“勇利?”

“因为巧克力里有其他东西。”

“什么东西?”

“……就是……其他东西……不能吃。”

“我问,什么东西?”蓝眼睛带了一丝锐利,直直盯着勇利的双眼。

勇利觉得自己仿佛被对方看透了。半晌,他紧紧闭上眼,再猛地睁开,直视着维克托,说:“是迷情剂。”

不等维克托有什么反应,他继续说了下去,他觉得如果自己现在不说,一会大概就没有开口的勇气了。

“因为加了迷情剂。教授说过的,迷情剂不是真正的爱情剂,不能产生爱情,只能模仿爱情——那不是真正的爱情。”

“所以,勇利阻止我,是因为不希望我的爱是通过药剂模仿得来的?”

这让勇利有些糊涂了。维克托的话听起来好像有点不对,但好像又是那么一回事儿。看着对方嘴角泄露出的一丝笑意,勇利更加糊涂了。他只能勉强点点头,算是认同对方的话。

谁知这下维克托的笑容彻底绽放了,表情甚至显得……很惊喜。

惊喜?!

不等勇利彻底反应过来,维克托开口了:“勇利,这不是迷情剂。”

勇利茫然地点点头,然后突然反应过来对方说了什么,愣在原地。

“不是迷情剂?”

“对,不是。是爱情增强剂,也就是俗称的‘热恋剂’(注2)。这个味道闻起来……勇利是在霍格莫得的贾科梅蒂爱情商店买的?啊,下次勇利还需要的话,比起冒险偷偷去找克里斯要这种管控药剂,不如直接来找我配就好了~”

勇利彻底愣住了。热恋剂,他对这个东西简直不能更熟悉,因为这是天才维克托在七年级时发明的。就如名字描述的,这种药剂能够辨别出服用者内心还处于萌芽状态或者还未被察觉的爱意,并激发、增强这种爱意,使得服药者迅速进入热恋期。

热恋剂一经发明就掀起了轩然大波。许多年轻男女偷偷给恋人或暗恋对象服用这种药物,一时引发了人们对于爱人忠贞度的怀疑,以及对爱情产生起源的疑惑。所以之后不到一年,维克托亲自向魔法部魔药及魔法医疗管理司(注3)提起申请,把热恋剂作为管控药剂严格管理了(注4)。

“是热恋剂……”勇利小声喃喃自语,看见对方笑眯眯地盯着自己,一脸看见了可爱小动物的表情。

他突然想起了什么,有些惊慌地扑上去扶住对方的肩膀摇了摇:“教授!你……你没把巧克力吃下去吧?”

维克托稳住自己的身体,把他的双手捉在自己的手里紧紧握住,带着些无奈说:“喔喔,冷静,勇利。热恋剂没有什么副作用,不用担心……”

“所以还是吃了吗?梅林啊,我都做了什么!抱歉教授!我……你有解药吗?我马上去你办公室拿过来!”勇利的声音已经急得带上了哭腔,他的眼睛微微发红,眼看着其中蓄满了泪水马上就要溢出来了。

但他没能挣脱维克托的手,冲到维克托在高塔尖的办公室去拿解药。因为维克托轻轻叹了一口气,然后扔下了一个“炸弹”。

“勇利,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

勇利被炸得有些茫然了。他瞪着教授的脸,有些不理解对方刚刚说了什么。

维克托的表情非常柔和。他的眼睛里有着笑意,还有一点点紧张;他的嘴角微微弯起,带出一个温柔的微笑,还带着一丝无奈。

他是那么美,那么温柔,那么好。我喜欢他,好喜欢他,最喜欢他了!

勇利迷茫地想到。

“喜欢……好喜欢……我最喜欢维克托了!”

他看到银发男人猛地睁大了眼睛,接着发出了快乐的笑声,同时自己被一股突然的大力拉着带进了一个温暖坚实的怀抱。

勇利坐在男人腿上,有些迷蒙地伸手回抱了他,缓了一会儿突然松手跳下来,又回到了一开始紧张兮兮的样子:“是药效对不对?不行,维克……教授,我们快去医务室找皮尔逊先生!他一定有办法……”

“勇利!”男人打断他,再一次把他拉进自己怀里做好,让他背贴着自己死死抱住,凑到勇利耳边说:“热恋剂只对心中本身已经存在的爱情才有放大增强的效果,如果没有的话是没有任何作用的。”

“可是……”勇利努力扭动着身体,回头着急地盯着他,有些磕磕巴巴地说:“可是你还是吃了啊!还是要赶紧……”

“没有哦。”

“……诶?”

“没有吃哦。”

“……”

“打开包装之后就闻到了热恋剂的味道(而且还带着一股玫瑰味,所以一定是和我同级的拉文克劳的千年老二克里斯托弗•贾科梅蒂制作的——我和他竞争了整整七年,直到现在都还有联系,彼此对对方的习惯都了如指掌)。我不知道为什么你要送我加了热恋剂的巧克力。但是后来我想大概是因为你……”(注5)

他低头看到怀里人把头埋得低低的,但耳朵和脖子都涨红了,一边小声辩解“不是我,是批集。”于是他没把这句话说完,接着说:“于是我决定还是吃下去好啦,毕竟是勇利送的嘛~然后你就冲进来了。”

勇利松了口气,小声嘟囔:“哦,感谢梅林,那就好!”抬头他就看见一向优雅高贵的尼基弗洛夫教授一脸委屈:“一点都不好!勇利送我的巧克力一个都没吃到,都撒啦!”

“哦,我……我会再送一次的!”

“哦对了,勇利,我想起来了,你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作为年级第一的优等生、特别是魔药课上我最棒的学生,不应该犯的错误。”维克托突然表情严肃地说。

一提到正事勇利就认真起来了,他在教授怀里坐直了身,认真地望向崇拜的教授,虚心地求教:“教授,请务必告诉我我犯的错误!”

“你竟然分不清迷情剂和热恋剂!勇利,你是我最棒的学生,但是现在我觉得有必要对你进行一对一的专门辅导。从今天开始,每天晚上晚餐后来我办公室报到,明白吗?”

“……”

“另外,既然每天都要给你辅导,生日礼物的话我希望你能在我生日当天一早就亲手送过来。理解了吗?”

“……好的。”

 

 

 

银发男人坐在书桌后的椅子上,怀里抱着黑发男生。

他们在接吻。整个房间回荡着啧啧的水声。

男人终于有些克制不住了,他一把抱起男生,朝卧室走去。

男生被轻轻放到了床上,男人覆在他身上。他们一直吻在一起,难分难舍。

情迷意乱中,男人欲进一步动作,被男生稍稍推开:“维克托,停下……”

男人抬起上半身,迷蒙着双眼,声音嘶哑低沉:“勇利?哦,对。对。我该停下。还不行。”

他叹了一口气,把头埋进男生的颈窝。

因为接吻和情欲,他们两个人都喘着气,缓了好一会才缓了过来。

维克托翻身躺在床上,把勇利抱进自己怀里:“睡吧,明天一早有魁地奇比赛不是吗?”说完吻了吻勇利的额头,把被子拉过来盖住两个人。

勇利沉默了一会儿,撑起身子认真地盯着维克托:“维克托,我帮你吧,用手,用嘴,都可以。”

他被维克托一下抱进了怀里,头顶传来恋人的笑声:“谢谢你勇利,亲爱的。但是不用了,你快休息吧,我期待你明天的表现。哦,或者你需要我帮你?”

勇利红着脸慌忙摇了摇头,静默了一阵子,最后抬头吻了吻维克托的脸颊:“晚安,维恰。我爱你。”

他们安静地抱在一起躺了一会儿,维克托突然亲了亲勇利的额头,说:“勇利,你什么时候才能毕业啊,快点吧,我要忍不了了……”

“还有一年半。我上周已经满十七岁了(注6),我不是跟你说了只要你想,就可以吗?”

维克托叹了一口气:“不行,不行,我可是很有原则的,该有的道德还是要有的。”

勇利沉默了一会,终于忍不住反问:“那我们现在是在干嘛?”

“哦不一样亲爱的,两者还是有差别的。”

他们又一次陷入了沉默。

最后勇利吻了吻维克托的额头:“晚安,维恰。”

“晚安,勇利。”得到了一个晚安吻。

 

 

 

毕业典礼在湖边的草地上举办,毕业生们开心地拍照留念,互相拥抱祝福;家长们欣慰地看着自己的孩子,偷偷抹去眼角的泪水;老师们接受着学生的感谢,并给予他们最好的祝愿和真诚的忠告。

校长走上用魔法临时搭建的演讲台,用魔杖指着自己施了个扩音咒:“各位女士们,先生们,请静一静,毕业典礼现在就开始了。”

校长简洁而感情真挚地表达了自己对孩子们的期望和忠告,然后宣布接下来是毕业生代表发言。

“每一年,都有许多优秀的学生从这里走出去,去往每一个角落,为这个世界带来更多的美好,推动这个世界的进步。学校毫无疑问是一个重要的地方,老师们传授知识,培育着将来带来更多美好、推动世界发展的人才。今天在这里,我欣慰地向各位介绍这许许多多优秀毕业生中的一位,他亦即将接替隆巴顿教授的职位,成为霍格沃兹的草药学老师。请允许我介绍,今年的毕业生代表,学年第一名,胜生勇利。”

黑发男生已经渐渐有了成熟男性的容貌和气质。他把柔软细碎的额发朝后梳起固定,取下了平常带的蓝框眼镜,穿了一身正式的礼服袍子,显出一种少年的清新羞涩与男人的帅气坚毅相糅合的气质。

他开始演讲。

维克托坐在第一排的教师座位,抬头仰望着他。

从勇利十一岁入学的分院仪式,到现在十八岁的毕业演讲,记忆里那个羞怯可爱的小豆丁已经成为了一个优秀迷人的男人。

啊,勇利,我的勇利,我的爱。

 

 

 

“哇哦,尼基弗洛夫教授真的太帅了!”魔药课上,苏珊娜•比恩有些心不在焉地制作着这节课要学习的遗忘剂,眼神不住往在课堂上巡视的银发教授身上瞟。

“喔喔专心点!你把桂树皮当成蛇皮了!!”克莱尔•韦斯莱一把抓住苏珊娜的小臂,“帅的人又不止他一个……我是说,斯莱特林都是坏人,和格兰芬多势不两立,尼基弗洛夫也不例外。”他有些忿忿地小声说,带了一点酸酸的味道。

他的动作还是慢了一点,一小块桂树皮掉进了坩埚,现在液体变成了碧绿色,好像长满了水藻的湖面(除了在不停地冒着泡泡)。

“哦梅林!我很抱歉,克莱尔。但是我想我能纠正它。”苏珊娜稍稍皱起眉头,打量着配料表,思考接下来是不是要加两滴蟾蜍毒液把错误纠正过来。

“克莱尔,不要这样说。斯莱特林也有非常非常好的人,美丽又善良。”西蒙•波特加入了他们的聊天,后面一句话他说得特别大声,边说边朝斯莱特林那边看。

乔治安娜•马尔福看向他,给了他一个羞涩的甜甜的微笑,又满脸通红地迅速移开了目光,然后发出了一声小小的尖叫——她不小心把量杯整个扔进了坩埚里。

西蒙红着脸收回了目光,听见克莱尔继续说:“你们知道吗?尼基弗洛夫和胜生是一对。梅林呐,胜生教授看起来那么容易害羞!一定是尼基弗洛夫死缠烂打才追上的——我赌十个银西可,他肯定是那种死皮赖脸没羞没臊的人……”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听见身后传来带着轻笑的声音:“韦斯莱先生,你对我有什么意见吗?”

克莱尔僵住了,半晌,慢慢转过身,抬头看向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自己身后的尼基弗洛夫教授:“教授……”

“格兰芬多扣十分。”唱歌一般的声音说。

“教……教授!”

“为了在课堂上议论老师的隐私——这是一点点小惩罚。继续吧。哦,比恩小姐,我建议你不要加蟾蜍毒液,直接加一滴蛇胆汁,效果应该会更好一些。”

 

 

 

 

“哈……勇利……”

“嗯呐……啊……”

“勇利,今天有人说是我死皮赖脸追的你呢……哈……”

“什么?反了吧?啊……我也不算……嗯……死皮赖脸吧……”

“他还说我没羞没臊……”

“嗯……啊……是有一点……”

“……真的?看来我确实要努力一下了呢!”

“等……等等!维克托!不要!不要那里!啊!啊!嗯……”

 

 

 

END

 =========================== 

*这是周五考试前一天下午突然蹦出来的脑洞,临考试突然有脑洞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TAT觉得那门没考好,明明老师故意把题出得那么简单那么基础,我还答成那个鬼样子,想打自己一顿….好了现在发完这篇我可以安心去复习其他的了….

*大概之后会有彩蛋?但是要等我有空慢慢码

 

注1:O.W.Ls,普通巫师等级考试(Ordinary Wizarding Level);N.E.W.Ts,高级巫师等级考试(NastilyExhausting Wizarding Test)。其中成绩的评级,O代表Outstanding(优秀),是最好的等级;E代表Exceeds Expectations(超出预期),是第二好的成绩。总而言之就是维克托成绩超级超级优秀,每门课的成绩不是最高评级就是第二高的评级,要知道连赫敏都做不到(不错我就是给维恰开挂了!!)。

注2:原作里头不存在所谓的“热恋剂”,完全是我个人杜撰。

注3:原作中的魔法部不存在这样一个部门,这里是个人杜撰,相当于专门划出一个部门管控魔药、药剂以及医疗相关的魔咒等的部门,大家就当做是魔法部的部门改革了吧哈哈哈(不负责任的笑)。

注4:这里的严格管理指对该药剂的配方保密,只能在圣芒戈医疗中心或者魔法部认为有必要的情况下,才批准由指定药剂师调配该药剂。还不能理解的话,大家就当做日常生活里的处方药来看吧,但是要更严格一些(不能在商店买到只能通过药剂师获得,配方保密,不是所有药剂师都能调配)。

注5:维恰想说的是“我想你是想通过加热恋剂来试探我究竟爱不爱你,既然这样那我吃下去也无妨,反正我已经那么爱你了,多爱一点也没有什么不同”///w///

注6:英国的魔法部规定,年满17岁即为成年。


学业繁忙,六月考五门,七月四门,还有课外科研需要查找文献做实验等等,因此最近可能缓更甚至不更,请大家见谅(鞠躬)

这次开车其实也有补充的意味吧,因为前思后想,本来没打算开车的话,“以身相许”不如改成“以心相许”,免得大家抱有什么期待。
而且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想放飞自我了_(:з」∠)_这是我第一次开车啊啊啊!想来好多第一次都是维勇。第一次喜欢上同性向的cp,第一次写了那么多同人文(还是连载),第一次开车……
还有就是原作里其实我倾向于无差甚至勇维,但是看了太多维勇搞到我现在写的都是维勇了_(:з」∠)_

【维勇】心甘情愿(ABO小破车,好孩子不要进)

好紧张,纯洁的我竟然开车了,虽然是辆破车,但是被身边人知道了我就清誉尽毁了TAT

这是没什么缜密逻辑的车,文笔也不好,私设一大堆,所以介意请不要进来了

==============================

全球最性感alpha评选连续五年蝉联第一、俄罗斯地产大亨维克托·尼基弗洛夫,少有人知道他的第二个身份——俄罗斯最大的黑手党组织的首领。

银发男人被参加酒会的人们围在中间。他右手轻轻托着酒杯,时不时抿一口,偶尔开口,用他迷人的嗓音简洁明了地说一两句话,从容而自信地领导着话题的走向。

圈子里的男士们在听他讲话时都频频点头,露出稍稍讨好的笑容,向他表示臣服;女士们露出热烈迷人的微笑,期待着他能注意到自己。

 

 

 

房间的一头,一个黑发舞者正在随着音乐翩翩起舞。身为男性,舞者的身体却很柔软。而且,说不出是舞者的表演还是他本身的特质,明明只是简单的舞蹈,却生生被他跳出了一些性感的意味,仿佛在引诱着观舞的宾客。

尽管看起来在专注于聊天的内容,但只有维克托自己知道,他的注意力已经被舞者吸引了。

刘海被发胶向后掀起固定住,露出舞者光洁的额头,一双大眼睛微微眯起,其中水光潋滟带着一种迷离的诱惑,丰满的双唇勾出一个迷人的笑容,舌头轻轻从唇上划过,带出一种情色的味道。

更奇特的是,尽管看上去诱人无比,舞者本身似乎又还带着一种处子的青涩感。这种青涩丝毫没有削弱他的诱惑力,相反使得他看起来更加迷人。

只放头两段当做试阅吧,全文走外链

第一部分

第二部分

第三部分

本来希望能够把这篇作为庆祝校赛获奖的贺文发出来,但尽管本来大家都觉得希望很大,出乎意料没有获奖,那也没办法了,毕竟确实还有地方做得不到位,希望写出来的东西没有受到心情的影响,依然像我的构思一样甜吧!

打起精神来!接下来的两个月都是恶战!坚持住!

【维勇】无以为报,以身相许-下(1)

昨天用手机发不出来,一直说有敏感词,今天再试一次.......


上次发了中(3),但是lofter抽了于是没打上标题,请点   中(3),希望能够加上超链接

====================

依然说是有敏感词,请大家去微博看吧...

第一部分

第二部分


大家不用关注我的微博,我一般不在微博上发文

 

我恨lofterQAQ

=========================

注1:其实美国还是有人歧视同性恋啦,只是有的人表现得不那么明显而已。


注2:这首曲子就是《不要离开,伴我身边》啦!我不会意大利文,这是在线翻译的……大概意思就是“不要离开我,陪伴我身边”或者“不要离开我,在我的身边”~如果有懂意大利语的小天使请告诉我正确的翻译是什么,谢谢!


拉赫玛尼诺夫:俄罗斯钢琴家、作曲家、指挥家,据说他天生手比较大,做的曲往往也要求演奏者的手跨度比较大,因此不是每个人都弹得了他的曲子的。


《第二钢琴协奏曲》是拉赫玛尼诺夫的代表作之一,听过的版本中,我个人喜欢Byron Janis的版本,但是网易云音乐上只有第一乐章。Byron Janis是美国钢琴家,非常非常了不起!!大家可以去百度。


我觉得自己写得啰里啰嗦,大概是性格就比较优柔寡断……其实还有很多话想讲,但是一时又不知道怎么表达了(笑)。总之,感谢能看到这里的小天使~